香蕉touch是什么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叹息声悠长,似自无尽岁月长河之中传出。

随着安奇生心念一动,心海之上,那曾经刻于石碑之上的文字个个大放光明。

天地如镜,万物万灵皆在其中,过去种种,哪怕早已被无数人所淡忘,也仍然在天地之中有着痕迹。

入梦之本质,是感知,捕捉,继而透过这诸多痕迹洞彻曾经在天地之中发生的一切。

甚至,‘回到’那痕迹所在的那一片岁月之中。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穿越时空也不差。

嗡~

心海起波,那道道光明在安奇生的感知之中无限拉长,拉伸,最为细微之处在他的感知之中无限的放大。

隐隐间,他再度感觉到了这一道文字所经历过的一切。

这一道文字在心海之中的沉浮……从石碑之上剥离而下的瞬间……陪同石碑所经历的千万个单调的日子……

一切种种,皆在那光芒之中的闪现。

秀美蛙蛙的清新私房

似乎,时间在他的感知之中逆流。

“源生质,质生空,空生时,时生万物……时间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空间的一种变量,延伸……”

安奇生心中念头一转,石碑所经历的两万多年岁月已然逆流而回。

霎时间,来到了两万年前。

看到了这道文字的痕迹之中的第一个人,那是一个道袍浆白的道人。

那道人不知从何而来,风尘仆仆,来到这处山巅。

“至尊……”

那道人抚摸着石碑,面上神情变换,有着满足,有着遗憾:“天地无仙,便是连至尊这样的存在,都不得长生吗…..”

“此生憾,生于此等时代,此生幸,能追至尊足迹……”

他的身形单薄,气息低落,似乎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

生命的最后,他以自身洞天纳入了这块石碑,坐化在自身的洞天之中。

“无用道人……”

安奇生眸光一闪,所见一切已然有些略微失真,看不清道人的面目,却能听到道人声音之中怅然。

作为一个修士,明明知晓前路之所在,却因为天地的变故而不能够更进一步,个中滋味自然只有自己能察觉到。

这一道石碑经历的岁月很是悠久,两万多年的岁月之中,并非只有无用道人一人。

也有着其他人的痕迹。

路过的采药客,猎人,散修,还有修为不弱的修士……

不过,任由岁月逆流,人影流转,安奇生的心中却没有任何波澜。

终于,他的心神一震。

好似触碰到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并且,穿透了过去!

高山,平谷,草原,江河,花草鸟兽……

如同画中的一切都变得鲜活,虚幻成为了真实。

呼呼~

微风之中,安奇生探出手掌,感受着这方天地虚空,一时间,也有些发怔。

以他如今的心境修为,自然看得出什么是虚,什么是幻,什么才是真。

这,不是真正的过去。

可似乎与真正的过去也没有什么分别。

入梦大千,大千入梦,这一道‘道一神通’的伟力即便是此时的安奇生,也心有感叹。

三星级的大千入梦不足以横跨时空,但谁又知道这项神通的上限有多高?

不由得,安奇生对于‘道一图’又多了一分敬畏。

“时空……”

安奇生心中低语着,已然看到高山之下,不疾不徐走来的一人一兽。

那人着青衫,身材挺拔而修长,气息空荡若无,似乎并非真切存在,缥缈已极,而其却又真实存在。

在其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一头毛发黑白交织,看上去憨态可掬的小白罴。

“果然是……”

安奇生立于山巅,看着踱步上山的青衫儒雅中年人,心中泛起一丝涟漪。

恍惚之间,似又看到了曾经久浮界那位盖世魔尊。

看到他山巅一坐四十年,只叹人间寂寞。

看到他大漠黄沙之中,举杯指点江山,长叹皆不如我的霸道。

看到他燃烧一切,追寻心中所求迸发的璀璨光华…….

而在安奇生垂眸之刹那,那青衫人也几乎是同时抬面,那一双淡若云烟般的眸子之中映彻出山巅景色,穹天云流。

似乎空空荡荡,却又好似什么都看到了。

“至尊,您在看什么?”憨态可掬的小白罴好奇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山巅,挠挠头有些好奇。

“世间之事真是无比之奇妙,看不清,理不清…..”

儒雅中年人负手而长叹,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怅然:“不在过去,而是在未来……”

“谁?是您一直在寻找的人吗?”

小白罴瞪大了眼,可怎么看,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

对于至尊口中的过去,未来,更是难以理解。

难道至尊一直在寻找的那人,竟然从未来回到现在?

“时间无尽永前,空间无界永在,在未来也不是多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儒雅中年人自语一句,已然来到了山巅。

相隔十丈,再见庞万阳,后者却已然是威临天地的一代至尊,更被称之为十大大天尊。

“庞万阳。”

安奇生心中有着触动。

可界界不同,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自己不是真正踏足过去,庞万阳也不是接触到自己。

两人看似相隔十丈而已,实则之间有着三万载岁月时空,想要跨前一步都需要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

入梦可见过去,庞万阳的神意可流传数万载,可却仍然不能够抹平岁月的鸿沟。

呼呼~

儒雅中年人负手而立青衫随风而动,他的眸光之中蕴含岁月沧桑,似乎听到了安奇生的话:

“道兄,前次一别,却是过去三万载了……”

诸界时间流速有着不同,对于安奇生来说,似乎不过数百上千年,对于他来说,却已然是三万载了。

一叹之后,庞万阳又笑了:

“只是如今,却是打不过我了。”

安奇生不由一笑。

胜负心,他并不是如何重,庞万阳也未必还在意曾经发生的一切,但这一句话中,两人却似乎都在回忆过去。

久浮界大漠黄沙战,一战两者尽得彼此之传承,是最为彻底的论道。

同样,两人对于彼此的了解,也是极深。

只是比起曾经,此时的庞万阳,却还是有着变化,是由极端的霸道,变得温润一些,哪怕只是看起来。

“至尊,您在和谁说话?”

小白罴好奇的抱着他的腿,探头探脑的想要看什么,它的血脉强大,有着至尊指点实力也不弱。

但无论它怎么凝神去看,都感受不到除却空气,元气,灵机之外的任何东西。

“和一个朋友。”

儒雅中年人摸摸小白罴的毛发:“去,找一块石碑来,不要多大,要结实些。”

“哦。”

小白罴挠挠头,一个转身消失在山巅。

“天地不通,所能容纳,所能允许也不同,我能感觉到的存在,可惜,终究不能面对面交流,论道,饮酒……”

儒雅中年人席地而坐,一如常人没有丝毫的神通显化,青衫之上都染上泥土杂草之色。

返璞归真。

相隔十丈,安奇生也盘膝而坐,神色平静中带着探究。

庞万阳此时所说之一切,都仍然是那一道文字之中所蕴含的奥秘,只不过,除非安奇生能够感知到,否则,那也就只是一道叹息。

安奇生很清楚,若无入梦之能,此时的自己,神意也无法洞彻庞万阳留在数万年前的这些话。

只是,是什么能够让立身绝巅,一世无敌的庞万阳都如此之忌惮?

“漠海一战,得太极精义破天门一线,我收获良多,方知天门难开与此‘仙界’也有着关系……

若无我破天门,后来之燕狂徒,则必然要死在天门之后…….”

儒雅中年人带着回忆,不缓不慢的诉说着。

从他入天门,到怀抱日月精义降生,被宗门收入门下…….

以及被他轻描淡写略过,却仍然可以听出来的,他对自己的寻找。

“原来如此。”

庞万阳的话,也解开了安奇生心中的一个疑惑。

他曾经推算过‘孙恩’的命运轨迹,孙恩,才应当是没有他干涉之下第一个破碎虚空,飞升者。

而他,本该陨落在天门之后。

他本以为是天门之后有敌,却原来与万阳界的天变有关?

若如此,曾经记载之中那些以天人神兵破碎虚空的兵主,岂非…….

“……对于此界生灵而言,天地大变,法则大道似有残缺,断代,极为不适合修行,可对于我与后来的燕狂徒来说。

这方世界,是真正的‘仙界’。”

儒雅中年人说到此处,再度凝望安奇生所在,神色平静:

“……路上虽有波折,可也还是让我走到了此世的尽头……”

他神色平淡,说的轻描淡写,似乎自己的成就并不值得夸耀,而是自然而然。

而事实上对于他来说,的确如此。

入天门之前他已然寻到自身道基,更得了安奇生太极奥妙,于天门踏出,转生之时已然同时修成太阴无极,太阳无极。

降生之时,就觉醒了此世身躯的强大血脉。

天生宿慧,更有着神体血脉之中先贤留下之传承,相比之同代,优势大了何止千百倍?

起点,已然超过了天下九成九的人的终点。

其所能达到的高度,自然只会更高。

“尽头。”

听着庞万阳的诉说,安奇生神色微妙。

庞万阳一路走来自然不会如他所说的那般轻易,不过,让如他这般人露怯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谁也不能不承认,他真正的将此界道路走到了尽头。

“古今以来,走到这一步的不止是我一人,可惜……”

这一句话说出,儒雅中年人那一双淡若云烟的眉毛之下,那一双幽深的眸子泛起了涟漪:

“他们都死了……”

“都死了?”

安奇生心头一震。

古今三千万年有着几多皇与尊,单单东洲已然超过三十人!

每一位走到巅峰,尽头的皇,尊,都必然是古今绝巅,这样的人物,惊才绝艳自不必说。

若说他们都不想着长生,却是绝无可能!

可庞万阳的话里,似乎他们真的死了……

可他们肉身不漏,金身不朽,元神强大…….这一切长生,乃至于部分不死的条件!

“人存天地间,灰尘而已,纵至尊数万载光芒,岁月长河,也不过弹指就逝的流星而已!

古今求长生者众,也不乏有人真个‘逆天’功成,再活一世者,可这,并非是长生,终归会毁灭…….”

儒雅中年人眸光幽沉:

“泥土沙石存世亿万载,太空亘古不变,万灵却终归要归于寂灭,我不甘,曾经诸多道友也不会甘心……

这些年,我走遍天下九州,踏足太空,见过一位位道友留下的神兵与传承,探寻着其中奥秘,终有所得…….”

呼~

这一方虚空天地似乎起风了,隐隐之间,天空,大地,草木乃至于一切在安奇生的眸光之中都变得扭曲,失真。

又如一副高清的图片突然变成了绘画入门者随手泼墨的抽象画。

无比轻易的,就将安奇生剥离出去!

呼呼~

狂风之中,青衫飞舞,庞万阳似对一切都不奇怪,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安奇生之所在。

“我这一生,从不欠人半分……”

他微微自语间,一指点在小白罴取来的石板之上。

嗡~

一声嗡鸣激荡间,一股无比巨大的排斥力从不知何处汹涌而来。

将安奇生硬生生的推了出去。

似无可抵挡!

安奇生也根本不去抵挡,所有的神意都凝聚在庞万阳的指尖。

沙沙~

细微而轻缓的刻字声中。

安奇生轰然之间,被一股磅礴大力硬生生排斥出了入梦!

最后一个刹那,他听到了庞万阳吐出的字眼:

熵?

殇?

还是,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