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经理干员工视频在线观看

河套,镇北关。

穿着一身残破盔甲的杨业,站在关上俯瞰着城下的敌军,眼中满是疲惫和凝重之色。

半月前,杨业还在宁夏郡和慕容恪斗智斗勇,而半月后却再次回来镇守镇北关,这其中自然是发生了很多的事。

杨业在镇北关留兵两万,加上守城布置以及众多守城器械,他以为凭借这些,就算是面对二十万元军,六郎起码可以坚守两个月。

杨业自以为够重视铁木真了,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铁木真。

铁木真是何许人也?

就算杨业所布置的防线,真的没有任何的破绽,他也能凭借自己的手段,硬硬生生的给打出破绽来,更何况杨业的布置也并非没有漏洞。

若是杨业亲自镇守镇北关的话,铁木真或许没有破关的机会,但杨六郎相比于杨业还太嫩了点。

刚一开始的时候,统帅94的杨六郎借助雄关之险,还能勉强和统帅101的铁木真五五开。

但时间久了之后,铁木真再不断的进攻之下,终究还是发现了杨业布置的漏洞,这时杨六郎自然不是对手了。

所以,仅过一个月的时间,镇北关就已经线告急。

正在宁夏于慕容恪激战正酣的杨业,得知镇北关的消息后整个人都惊呆了,随即果断决定分兵支援镇北关,但慕容恪却领军缠了上来,不给杨业任何离开的机会。

少女慵懒唯美闺房

这时杨业才终于明白,原来他在拖住慕容恪,不让慕容恪北上的同时,慕容恪也在拖住他,也有不让去支援镇北关啊。

镇北关战事刻不容缓,杨业是半刻都耽误不到,可慕容恪却如同狗皮膏药一般黏上来,让杨业根本无法安心支援镇北关。

这危急时刻,宁夏太守文天祥挺身而出,以文臣之身领军拦下慕容恪,为杨业救援镇北关制造了宝贵的间隙。

文天祥以胡制胡的策略,在胡人中征召了一万胡骑,让杨业手中的兵力大大超过慕容恪,而这也是杨业在于慕容恪的较量中屡屡占优的最大原因。

如今杨业虽要支援镇北关,可带走的兵力却并不多,他将大部分兵力都交给了文天祥,并留下基础武力99的二郎来帮文天祥,而他自己只领着五千精骑和四郎五郎七郎前去救援镇北关。

身为能型人才的文天祥,他的五维自然是极为面,其中有四项都达到了90,三项突破95。

文天祥:统帅96,武力69,智力94,政治97,魅力98

vs

慕容恪:统帅99,武力92,智力94,政治93,魅力99

除了政治和智力之外,文天祥都比慕容恪要弱一些,但在占据兵力优势和人和的情况下,他在和慕容恪的对抗中并没有落入下风。

另一边,杨业返回镇北关后,虽然还有一万多的兵力,但守城节奏却已经被彻底打乱,已经处于即将被破关的边缘了。

杨六郎重重的跪下,无比羞愧的请罪:“父帅,孩儿无能。”

杨业叹了口气,道:“是本将低估了铁木真。”

之后,杨业亲自接过指挥权,并及时作出防务上的变更,可是情况却依然没有转好。

铁木真大势已成,就算杨业亲自指挥,也难以扭转颓势。

而就在这时,慕容恪用计算计文天祥后,立即领兵直逼阴山镇北关,当文天祥反应过来之后,却已经再也追不上慕容恪了。

仅仅为了抵挡一个铁木真,杨业就已经心力交瘁了,如今慕容恪又即将从背后杀到,这更是让杨业愁白了头。

沉思数日无果后,杨业也意识到镇北关恐怕是守不住了,这也意味着数十万元蒙铁骑即将南下,而他杨业则将成为千古罪人。

人越到绝望之时越能爆发出惊人的智慧。

眼看镇北关沦陷在即,杨业果断下令让五郎和六郎带走绝大部分骑兵,先行返回阴山郡进行紧急扩军,以防备慕容恪进攻阴山各大县城。

随后,杨业又招来四郎和七郎,他将一封信和一封画轴递给七郎,无比严肃的叮嘱道:“老七,这两件东西比我们一家人的命都重要。”

七郎听了这话顿时被吓了一跳,不由问道:“父帅,这是什么东西啊?竟然这么重要。”

“这关乎河套百万人的性命。”

杨业严肃的盯着七郎,道:“老七,慕容恪必定不会让你轻易离开,所以你还需带上一千轻骑在走。

记住了,你一定要亲手将‘它们’在最短的时间内交给王猛,这个任务你要是完成不了的话,那就永远也不要回杨家了。”

七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接过后揣进怀里,沉声道:“诺。”

杨七郎走后,杨业走到惴惴不安的四郎面前,竟一把跪了下来。

四郎见此顿时大惊失色,连忙一边搀扶一边问道:“父帅,您这是作甚,这是作甚啊。”

杨业却是不肯起来,一脸道:“老四,为父要交给你一个重担,这个重担只有你能完成,但你却承担不起。

这个任务会毁了你的一生,可为了河套的百万百姓,为父却不得不这么做,所以为父提前一跪求得你的原谅。”

在杨家众兄弟中,四郎的智力仅比六郎低,他见父亲最近如此的反常,而且俨然一副交代后事的姿态,就知道肯定有大事要发生,却不想竟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父帅,无论是何缘由,孩儿都承受不起您这一跪。”

杨四郎强行扶起杨业,道:“父帅将这等重担交给孩儿,那是对孩儿的信任,只要是利国利民之事,就算孩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完成。”

杨业紧紧的抓着四郎的胳膊,颤抖道:“好好,老四,你是为父的骄傲。”

“父帅也一直是我们兄弟的骄傲。”

四郎无比认真的说道,随即又疑惑的问道:“父帅,到底是什么事?”

杨业闻言沉默了好一会后,沉声道:“老四,为父要你打开城门向铁木真投降,并当着铁木真的面亲手杀了为父。”

“什么?”

杨四郎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