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小视app

再睁眼,

若日月同天!

仅仅是睁眼这般细微平常的动作而已,洞天之中的各大宗门的诸多真传弟子已然感觉到一股苍茫浩瀚,沛莫能御的强大气息充斥天地。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低语似天音,好似经历千古岁月洗礼的平淡之音垂流天地间。

轰隆!

惊天动地的强大意志宛如实质一般横扫天上地下,穿透虚空,贯穿地壳。

无所不至,无所不在。

这一刻,风停云不流,天地似乎于刹那之间,停滞了。

沸腾的虚空灵机,震动的洞天大地,破碎的山川,激荡的江河湖海,那虚空之中灵宝迸发而出的惊天气机。

在这一刻,统统有了刹那的凝滞。

“是,是那元阳道人?他,他醒了?”

优雅杜子的秀美风采

“醒了又能如何?那可是十多件复苏的封侯之宝,哪怕并未完全复苏,也不是洞天之境可以匹敌的吧?”

“是什么样的神通,能让他在如此险恶的情况之下,仍然闭目不肯停下?”

“这样的威能,莫非他真的能抵挡?”

这一幕太过惊人,洞天内外,所有人全都被惊动了,天骄城九大城区之中的修士更是为之哗然。

十多件封侯灵宝复苏之时他们本以为那元阳道人再无机会,却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变化。

毫无悬念的局面,莫非还有反转?

呼~

天阶尽头,安奇生不动如山,眸光开合之间,似有无穷无尽的光影在其中一闪而过。

那是洞天凝练的千万次推演,

那是对于洞天体魄之间无数次的尝试,

是五脏,五行,五色神光,

是南天门,酆都城,斩仙台,打神鞭,八卦炉的一次次蜕变。

是体内诸身神与洞天的结合,是太极神庭的补全,洞天,体魄,神意的高度凝合。

体内,是如同千万座火山一并迸发,层层推动,似乎每一个刹那都在发生不断攀升的力量。

一口气凝练了五方洞天,五脏,五行,五大身神,终于彻底归一,身神,历经两个世界,终于孕育而出了。

心若明镜照破一切阴霾,内外通透,心思澄明,精气神似乎在无限的趋同于一线。

他的眸光所及之处,虚空气流运转,细微灵机的变换,乃至于一举一动对于外界的改变,环境的变化…..

悉数在他脑海中浮现,碰撞,并且得到一个准确的数据。

精、气、神的无限趋同,彼此之间相辅相成,是单纯一道所不能够比拟的。

这一瞬,一种莫可言喻的圆满之感自安奇生的心头腾起。

这种感觉是如此微妙。

以至于这一瞬间,安奇生甚至没有在意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灵宝威能,而是让自己的心灵,彻底的将这一刹那的感觉烙印下来!

体魄接近神意的巨大提升,是比任何蜕变都要立竿见影,都要让人难以忘却。

“元阳道人!”

蓝水仙,武二郎等人神色莫名震动,这一股气机之强横,让他们都有些震撼了。

哗啦啦!

似万丈瀑布拍击,如滔滔江河垂流天地。

巨大的流水之声于刹那的凝滞之后响起,血气如潮,滚滚激荡,那被‘日月’之光笼罩的五色光华。

再度迸发而出。

遥遥看去,只见五色摇曳于后,泾渭分明又相依相存,色彩艳丽而又法理深藏,合以眸光七色绽于长空。

直好似一只巨大无比的孔雀当空开屏。

轰隆隆!

但下一瞬,十数道复苏的封侯灵宝已然彻底撕裂了虚空,隆隆如星辰爆炸,淹没了一切。

当~~~

惊天碰撞之下,音波如潮。

如同万法楼中那一口封王至宝‘晨钟’被轰然敲响,浩荡之音如宇宙风暴横扫天地。

刚刚平静了刹那的洞天之中风云再起,处处飞沙走石,一座又一座的山峰被连根拔起,一条条的江河都倒立而起。

大地开裂,可见一道道灼热的岩浆喷薄而起。

恐怖!

巨大的碰撞之音下,不知几个宗门的真传弟子吭也没吭一声就被当空震碎。

恐怖的涟漪之下,他们的护身神通,强大体魄,法宝,都如同纸片一般被撕裂开来。

无人能挡!

这一瞬间,几大宗门的真传终于知道了寻常百姓在面对‘天倾’之时的心情。

那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无力,那是无论你如何震怖,惊恐都无法躲避的彻底毁灭!

轰!

轰!

巨大的碰撞似乎只是一个刹那。

蓝水仙于水光缭绕之间被狂风吹拂的四处横飞,再睁眼环顾,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洞天之中,已然没有了几个人影。

似乎,只是这一下,诸王台中的诸多真传就接近全灭了!

如此强大!

蓝水仙,武二郎,以及梦先天,雪天风等执掌着封侯灵宝的真传弟子心中同样骇然。

有着封侯灵宝的保护,他们才越发能够感受到这一次碰撞的恐怖。

骇然色变中,诸多人的目光死死的被那碰撞的中心所吸引。

碎裂斑驳的虚空裂缝之下,唯一不变的天阶尽头处,有这一口三足两耳,五色交织,九窍八孔的巨大丹炉显现当空。

一道道封侯灵宝的威能倾泻之下,那一口丹炉一次次的开裂,崩碎,却又一次次的重新组合。

如同经历千锤百炼的神兵。

“那是?”

莫宝宝眼皮狂跳,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在诸多封侯灵宝撞击之下都安之若素的八卦炉。

他当然看得出那只是一道神通。

一道神通而已,竟然就抵挡封侯灵宝的撞击?

“莫非他真的能抵挡?”

有真传弟子心中泛起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随即被自己这个念头震撼的浑身发颤:“哪怕是诸位掌教,太上长老,若是没有灵宝护身,也要粉身碎骨吧?”

呼呼~

八卦炉中,安奇生环顾四周,外界所发生的一切已然被他悉数捕捉。

包括林洐龙的死,元独秀的昏厥,乃至于洞天之外,穹天至高处发生的恐怖战斗余波。

“封侯灵宝…..”

安奇生微微自语间,已然长身而起。

轰隆隆!

其起身之刹那,那笼罩于其周身之外的那一口八卦炉的虚影已然彻底的破碎开来。

那一道道强大的轰击之力,也于同时迸发而出,向着四面八方镇压而来的十数道封侯灵宝冲击而去。

嗤~

洞天彻底被割裂开来,显现出其后一片幽寂黑暗的虚无。

以及另外一口口闪烁着豪光的‘洞天星辰’,这诸王台的洞天,当然不止是一口,此处,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嗡~

巨大的对冲之力下,虚空如同一张破烂的布被彻底的撕裂,咔嚓咔嚓崩碎的声音此起彼伏。

但旋即,那一道道封侯灵宝已然再度镇压而来。

足以撕裂虚空洞天的强大对冲之力,竟似没有在它们的本体上留下哪怕丝毫的痕迹!

“归一之宝,果真不俗。”

安奇生立于天阶之上,处于狂风之中,遥看那一道道封侯灵宝的再度镇压而下,微微点头。

继而,缓缓探掌。

轰!

只是虚虚一个前探而已,磅礴大力已然撼动虚无,频临破碎的洞天在此时,彻底的碎裂开来!

蓝水仙等人纵有封侯灵宝之光的护持,还是跌落虚无之中,但此时他们根本没有理会其他的事情。

凝神看向那一道缓缓探出的手指。

手掌白皙,似割裂黑暗与光明的‘道线’,缓缓而前,就好似分割了阴阳。

而其五指颤动之间,更有无穷法理闪烁而过。

肉眼可见的,一道煌煌神圣的门户冉冉升起,继而化作一方古朴斑驳,血迹斑斑的道台铡刀,

再度更迭,却又化作一方火焰熊熊的八卦丹炉,再然后,则是一道拔地超天,巍峨无尽的神山之鞭,最终,则演化出一方蕴含无尽阴煞,暗含生死大秘的幽幽城池。

南天门,酆都城,斩仙台,打神鞭,八卦炉…..五式散手更迭流转,似乎道尽了世间一切拳掌奥秘。

彼此更迭交替之下,最终化作了五道不含任何杂质,纯粹堂皇到了极致的神光。

青、赤、黄、白、黑

神光流转绽绽,勾勒出一副无尽煊赫的画卷来。

那是五指,

也是五脏,

是五行,

也是神,魂,意,魄,精,人之本我慧光。

是五气金木水火土,

也是五大身神凝聚演化之五方洞天!

五色神光!

横跨数界,无数积累之下,安奇生终于在五大散手之上推演出了能够完美发挥五大散手的第六式散手。

五色神光!

这不同于五气朝元只是叠加五式散手的力量轰击,而是真正运用着相生相克的五行法理,是阴阳太极的一个蜕变。

是他一身道法武学之大成!

轰!

五色神光若五道长河拍空而去,如同太古神人手持长鞭驱星赶月,鞭策大日。

苍茫浩荡之气,一时震人心魄。

“啊!”

被蓝水仙提在手里的元独秀受到冲击,猛然睁开眼。

下一瞬,他整个就愣住了。

破碎的洞天,深沉的虚无之上,五条色彩煌煌,美轮美奂的神光组成的大手,以横压万有,灭度一切的恐怖姿态。

轰然间击飞了,那一道道恐怖的封侯灵宝!